花生期货“蛰伏”之谜

“麻屋子,红帐子,里面住着个白胖子。”花生是大家喜食的一种农产品,花生期货已经上市交易数月时间,面对这个新品种,市场充满了好奇,产业企业更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从盘面表现来看,花生期货一副“朴实无华”的模样,未来花生期货还要“蛰伏”多久呢?

 

4月底,山东各地气温不高,当地新季花生还未播种。正在山东省花生主产区来回穿梭的“郑商所首期花生分析师调研培训团”的团员们调研热情高涨,跑港口、进油厂、下田地、逛批发市场,如工蜂一般忙碌,主要目的是研究花生期现货市场的发展态势,从而揭开花生期货“蛰伏”谜底,为乡村经济振兴贡献力量。

 

“个性”独特——价格波动幅度较小

 

4月25日至30日,跟随“郑商所首期花生分析师调研培训团”,期货日报记者先后来到青岛港中国外运仓库、嘉里粮油(青岛)有限公司、青岛天祥食品集团、青岛胶平食品有限公司、招远市金城花生有限公司、乳山市金果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青岛JLA花生质量检测中心、金胜粮油集团、费县中粮油脂工业有限公司等花生收购、仓储、进出口、质检、压榨、批发与需求等产业企业进行调研。从记者掌握的情况来看,国内花生及其制品市场“个性”较强,主要表现为产区集中、集散与加工地集中、进口花生市场地位提升快、市场需求中高端化、市场价格独自运行特征明显等。

 

“自2020年5月以来,国内外油脂油料市场价格持续走高,特别是进入2021年以来,郑州菜油、美国大豆、大连豆油期现货价格不但持续创出近年来新高,而且市场还出现了成交量、持仓量同步放大的现象。此时,作为油脂油料市场中重要的成员,花生与花生油却表现得不温不火。”山东省烟台市花生贸易商赵波告诉记者,随着国内农民种植花生收益不断增长、居民生活水平持续提高以及花生休闲食品等陆续开发,我国花生产业发展迅猛。与此同时,与大豆、油菜籽及豆油、菜油等近一年来价格大幅波动相比,虽然花生与花生油价格居高不下,但市场波动幅度较小。

 

从记者的调研情况分析,花生及花生油走势与近3年来其市场价格、市场需求一直平稳地处在较高区域是分不开的。而大豆、油菜籽及豆油、菜油等市场价格则在一年之前还处在较低区域,因此可以说花生及花生油市场是国内油脂油料价格的先行者。当然,与其他农产品供求关系呈现明显的季节性特征相比,随着近年来我国春播与夏播花生种植面积、产量同步增加,再加上进口花生大量涌入,国内花生及花生油市场供应与需求的季节性变动幅度越来越小,价格自然缺少大幅涨跌的基础。

 

在招远市金城花生有限公司面积达数百亩的厂区以及邻近的花生批发市场内,记者发现国产与进口花生品种应有尽有,即便是市场最为喜爱的高品质山东大花生米、特高端花生油、花生蛋白类食品等都可以有效实现产销对接,这说明国内花生及其制品市场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市场。

 

金城花生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少彬认为,市场各方都在积极结合往年国内花生市场的运行轨迹等,加快学习研究花生期货这个新生事物,花生期现货市场正在逐步对接。

 

“近年来,我国花生及其制品需求强劲,特别是中高端需求增长速度较快,同时产业链拉伸更长。”青岛胶平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田强表示,这一方面拉高了国产花生、进口花生与花生油价格,另一方面也刺激了贸易商、油厂等进口积极性,更增强了国内农民种植花生的热情。在这种情况下,国内花生市场传统的贸易模式、定价方法、供应渠道等纷纷生变,可以说,当前的国内花生市场正在酝酿一场变革,但这场变革会如何发展,市场主体心中无底。现在市场又出现了花生期货这个新事物,市场心理就更加谨慎,大家都在观察市场的变动态势。

 

市场生变——“进口看鲁,国产看豫”

 

“2019年,我国花生(绝大部分为花生仁,下同)进口量在48万吨左右;2020年猛增到100万吨以上;从今年前3个月的进口量来看,再结合国内花生进口商与油厂从国际市场的采购意向和已签订的合同分析,预计今年的进口总量仍会保持稳中有增的发展态势。”青岛中外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营销中心销售经理宋丹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最近几周以来,虽然我国进口花生港口整体销售价格略有下滑,但数量呈现不断增长态势,这与今年进口花生到港日期推迟有较大的关系。

 

记者在青岛港部分港区仓库及数家沿海油厂发现,进口花生与芝麻等油料堆放得如同小山,进口花生在国内花生市场的占比逐年增加,特别是一些油厂的生产原料几乎全是进口花生。因此,进口花生对国内花生及其制品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

 

据宋丹介绍,国内进口花生的到货港口集中在广东黄浦、天津与青岛三地,花生进口主体逐年增多,呈现多元化发展趋势。当前,由于进口国别、质量等级、物流成本等存在较大差异,进口花生的完税后成本差异也比较大。不过,从港口分销价格走势来看,各港口涨跌变化较为一致,销售价格整体趋于下滑,如青岛港的花生价格已从前期的9500—9800元/吨下跌到了9000—9300元/吨。

 

从记者的调研来看,今年我国进口花生到港时间有所推迟,约为一个半月,推迟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令物流环节集装箱难寻,同时进口主要来源国政治经济局势不稳也影响了进口商的采购节奏。

 

部分专业人士告诉记者,进口花生价格下滑除了到货集中这一因素外,整体质量不佳也是一个重要影响因素。由于进口日期延后,温度升高明显,再加上一些进口来源国花生等存储条件不佳,令部分进口花生酸价较高。

 

一家跨国粮商的业务负责人介绍,国内大部分油厂的花生原料采购量不断增长,国内居民对花生油的偏爱度在上升,如与2020年相比,预计今年原料采购量增幅为10%—20%。目前,国内花生与花生油价格处在历史相对高位,未来下滑的概率存在,但空间不大,主要原因是来自菜油、豆油、棕榈油的支撑较强。

 

“2020年经我手进口的花生数量在10万吨左右,整体效益不错。今年虽然我也在积极努力,但估计进口总量与效益达不到预期。”青岛市进口花生贸易商王鸿林告诉记者,近一年多时间,我国进口花生市场的变化特别大,一是进口国别越来越多,二是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三是进口成本越来越高。从进口花生的主要集散地及其影响来看,山东沿海港口及周边地区不但是进口花生的主要集散地,而且也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加工地,预期未来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

 

在威海市一家花生出口加工企业记者了解到,这家企业年花生用量在3万吨左右,花生制品的95%以上用于出口,其中70%出口日本,其他出口至韩国、欧盟等地。与此同时,自2019年开始,这家企业还逐步在国内市场进行布局,当前正在扩大产能且向精细加工方向转变。

 

在调研中记者发现,随着进口花生大量涌入国内市场,其对国产花生的冲击力不断增强,在山东沿海及周边地区进口花生已成为很多企业的主要生产原料,市场占比呈现持续提升态势,而且凭借价格优势还大量进入了河南等国产花生主产区。与此同时,山东不但花生种植历史悠久,而且花生产业链较为完善,产业链延伸较长,沿海地区的大部分产业企业更是特别重视国内外市场的同步拓展与开发。因此,山东花生市场已成为我们观察进口花生的一个颇为有效的信息窗口。

 

“山东很多花生下游制品以出口日韩与欧盟为主,花生品种培育较为超前,加工工艺也较为成熟,质量标准较高。虽然近一年多以来受疫情影响,产品出口数量有所下滑,但内销率在逐步提高,多家企业的开工率依然较为乐观,企业进口花生、国产花生原料采购数量仍保持增长态势。另外,山东沿海港口进口的花生基本上可以实现就地分拣和深加工,之后再分销到全国各地,对国内花生市场的综合影响力迅速提升。”青岛天祥食品集团总经理孔德程表示,进口花生与国产花生在山东实现了有效的“交汇”与“短兵对接”。这一方面展示了花生市场发展的新动态,另一方面也预示着固有的市场格局正在改变。

 

调研中记者还了解到,近年来河南、东北等地的花生种植面积不断增加,相关统计数据表明,当前河南已经成为国内花生第一种植与产量大省,国产花生市场供求关系、价格涨跌等,更多时候要看河南花生的种植面积和产量情况。

 

遭遇“滑铁卢”——过度进口的后果

 

“近年来,由于做花生进口生意利润较为可观,吸引了很多业内外人士的参与,特别是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很多不熟悉花生产业的市场主体、投资机构等也开始介入。虽然这些市场主体与投资机构的介入开拓了花生进口货源,但由于业务操作不熟练,加上疫情影响,以及国内市场花生供应与油厂库存原料趋于饱和,其正面临花生价格下滑的风险。”王鸿林告诉期货日报记者,2020年国产花生上市后,因看好后市行情,部分大型油厂开出了较高的新季花生收购价,使得进口花生利润丰厚。同时,已经关注进口花生市场很久的市场主体与投资机构大量订货。这一方面导致花生进口市场秩序混乱,进口花生质量“鱼龙混杂”;另一方面也大幅增加了花生进口成本,如当前进口花生的完税后成本已经和国产花生进厂价相差无几。

 

据记者了解,在国内进口花生市场行情较好时,只要能够在苏丹、塞内加尔、美国等地订到货,就意味着进口商有大笔可观的利润进入口袋。不过,现在的市场行情已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很多进口商正在或将要为到港的进口花生如何不亏钱地销出去发愁。

 

部分油厂花生原料采购业务负责人说,近年来花生进口商过于“疯狂”,主要表现为很多时候不计成本、后果地大量进口花生,如进口商不但把美国等库存的花生果、花生仁、花生油等进口到国内,而且还与美国的出口商签订了大量采购新季花生果、花生仁与花生油的合同,更有一些进口商私下里大量囤积与采购花生。

 

调研期间记者了解到,现在花生原料市场的主动权主要掌握在油厂手里。往年贸易商送货进厂,如果货物部分质量指标不达标,如水分过大等,顶多是降等级、扣款等就可以解决问题,或者让货车司机多转几家油厂就可以处理掉。但现在情况不同了,贸易商碰到了“硬茬子”,无论让货车司机转几家油厂,得到的结果均是拒收。另据了解,目前,进口商的赌性越来越大,完全忽略了签订采购数量大、船期长等合同所面临的多重风险,如汇率风险、海运风险、质量风险、价格下滑风险等。

 

以静制动——花生期货是新生事物

 

窗外,金城花生有限公司面积达数百亩的厂区与邻近的花生批发市场内,各类花生及制品琳琅满目,送花生原料与拉花生成品的大型货车流水般地进出不息。窗内,王少彬的办公室里花生样品与制品陈列整齐。在这里期货日报记者还发现一个特殊的现象:一个大显示屏占据一堵墙的大半面。这是干什么呢?

 

“自从花生期货上市后,这个大显示屏终于派上了用场,业务伙伴们来了总是盯着看。”王少彬告诉记者,虽然当前花生期货交易不是十分活跃,但大家却十分关注,很多市场主体看着红红绿绿不停跳动的数字就跃跃欲试。

 

与记者一同参与调研的中信建投期货农产品首席分析师田亚雄说,据他观察分析,当前花生产业企业及贸易商等针对花生期货的态度可谓是“有信心没决心”。一方面贸易商等对花生期货交易、交割标的的各项质量指标已相对熟悉,另一方面由于还没有参与过交易特别是交割,其始终不能完全放下心中的防线与顾虑。

 

据记者了解,针对当前国内花生期现货价差较大这个问题,部分油厂负责人与贸易商认为,两个市场正处在磨合期,市场主体对现货与期货标准如何对接还没有完全充分认识,虽然很多人认为两者一致,但市场仍需要一个消化过程。

 

“令人欣喜的是,当前国内花生界一致认为,花生期货上市为市场提供了质量、价格‘灯塔’,以及规避风险的工具、融资的渠道,更为产区农民提供了稳定收入的保障措施,如花生‘保险+期货’项目已纷纷落地。”王少彬说,“朴实无华”是花生期货的天性,一旦时机成熟,其功能肯定会得到充分发挥,“花落果生”,等到花生成熟出土时就可见分晓。

来源:期货日报